转念

在订卷宗的时候,突然受伤。没有感觉到痛,抬手一看才发现被装订机挂出的两个伤口正在流血。

我以为,我可以就这么冷静和平淡地让一切过去。自信地认为,没有好好地开始,在我失去信任之后,淡漠地结束,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许是我后知后觉。
在以为情绪已经整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内心开始一阵阵地止不住的疼。那么一丁点儿的回忆,也变成了锋利的刃,出现在生活的每个角落,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只是想坚持着,不让自己崩溃。

但是,却发现,因着这一部分的混乱,而导致了自己的状态全盘混乱。
再一次影响到了工作的状态、生活状态、精神状态。
连自己也被自己欺骗了。自己都以为全部好了,什么事都没有,生活不过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可是,在路上走着走着,会被突然冒出来的回忆很狠击中,只想蹲下来默默地流泪。听着电台里的歌,也会恍惚地想起那些零碎的记忆。
不喜欢自己这种依靠周围的事物刻下回忆的习惯,因为就像现在,摆脱不了。

看着手上某人贴的邦迪。然后想,没有什么好不了的。什么事,也不过一念之间。
所庆幸的是,什么我都有预感,所以一直都非常冷静。先想好处理办法,再开始伤心或者悲伤。
善良的梁小娟几乎每天晚上都和我聊天,每周周末也都陪着我。照顾我,提醒我,警告我。
我知道,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这样糟糕的时间一过,我依旧可以抱有积极地继续等待。
等待真正懂得珍惜我的人。

所以,也并没有任何决绝的行为。只是很漠然和更加淡定了。
也知道,这样继续负面地影响着自己太不应该。
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内心的痛会蔓延到全身,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只是知道,我会这样渐渐长大。
不怨恨,不原谅。

透彻

HH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过:“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爱情随缘,可有可无,有便珍惜,没有也一样高兴。”
花骨朵很多次地提醒我,要成熟和理性,你自己掂量着吧。
梁小娟说,一定要淡定淡定,不见得非他不可。
葱葱说,结果是早就看到了的,只是过程还是不想浪费,没心没肺地过日子也可以的。
身边一直有很多声音告诉我,不能沉迷。
我很努力地实践着这些话。而现在看来,确实是因为这些真正爱我的力量给予的缓冲,所以撞击再强烈,也没有伤害到我。

事到如今,我也无话可说了。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没有差池。
表现得过于平静,让梁小娟觉得我在竭力掩饰,反而让她很担心。
就像下午突然冒出的阳光一样,让我觉得非常清醒。
只不过是过去我感觉到的全部变成真的了而已。折磨了我很久的消极的情绪,在我调整以后确信并不是我多虑的感觉。眼下全部得到证实。
没有一点惊慌地,我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做。
就像一直以来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而对自己做的决定,接下来,我也会冷静地告诉自己。

即使,我不得不承认,内心还存在着那么一点相信。
但是我知道,如果坚持这条路,并不见得会看得到美丽的风景。
就像HH说的,只不过被我自己赋予了过多的意义,看起来才会那么美好。
我只是庆幸一直很保护自己,所以还好我还保持着自己的姿态。

还好,一直保全着自己。
谢谢懂我的你们。

提醒

自某人给了一个类似确切的答案之后。我变得莫名的安静。
前些日子钻牛角尖,现在变成了自欺欺人,或者说是掩耳盗铃。
但是,真的不想努力改变现状了。
或者是累了。

喜欢与聪明的人聊天,那样会唤醒懒散的自己。
聪明的人,总会从他们的角度感慨出我也赞同的想法。那些不需要沟通就会从他们口中得出的结论,准确无误。
没有努力的看透我,但是句句都会说到我的心坎上。也提醒了我不能盲目,需要依旧保持清醒地头脑和不能停歇的心。
比我自己更能准确地对我目前的状态下定义。温和的言语,非常容易接受,醍醐灌顶。

某一次突然发现自己的情绪到了没办法控制,十指冰凉,浑身发抖,连筷子都抓不稳,也没有力气支撑住身体好好坐着,几乎要昏迷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我的沉迷是多么的可怕。
以为努力保护了自己,可是看起来,还是失去不少。虽说不知道现在得到的答案对于之前是否值得,我只想提醒自己不能这么不清醒下去了。
就像朋友说,在没有确实的信心抓得住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并不认为你们现在这样最后会走到一起。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就算答应了下来,对方不努力,结果还是一样的。
而对于某人几乎淡漠到没有的回应。我知道,若是一直这样,总有一天,我就会坚持不住放弃的。我只不过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默默坚持着而已。而这么坚持着不去追问答案,就直接导致了我甚至不愿花那么一丁点儿时间去想起。因为一想起,就会发现现在的状态是多么的可悲。所以只能把一切交给时间去确认。
梁小娟在看过了我那次接近失控的状态之后,总是怕我再这样而她刚好又不在我身边,怕我会真的失控。所以总是非常关注我的心情变化。每当这种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变得不像自己了。
所以整理了心情,想让自己变得冷静和平静,并且保持淡定的姿态。

在我还有爱的时候,我只想尊重我的感情,认真且努力。所以,现在我能坚持的理由,也不过是我愿意。
所以,我还能看到他的好,他的笑。虽说最初也没有给我多少,但是至少现在和最初的落差,确实大了些,大到我也不愿意去回忆。
我可以相信借口,相信理由,相信一切是真的。但,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看到一些可以提醒自己的话:
如果发短信息给你喜欢的人,他不回。不要再发。
不要24小时都想念同一个人。
看透的时候,假装没看透。
做不了决定的时候,让时间帮你决定。如果还是无法决定,做了再说。宁愿犯错,不留遗憾!
穿有质感的衣服,找有质量的男朋友。他不一定很有钱,但是一定要能让你有安全感和开心。
如果决定离开一个人,行动要快一点,快刀斩乱麻;如果决定爱上一个人,时间拉长一点,看清楚是否适合你。
不要为了任何人任何事折磨自己。比如不吃饭、哭泣、自闭、抑郁,这些都是傻瓜才做的事。当然,偶尔傻一下有必要,人生不必时时聪明。

最后。
梁小娟,生日快乐。
所有亲,六一快乐。

过后

在某一次喝醉之后,HH说,不回你短信不接你电话的人,你何必这样。

不得不承认地,近来生活状态不正常地规律着。
两三点才能入睡,白天疲倦。
不吃早饭,被梁小娟监督着吃午饭并且一再提醒我吃晚饭。
工作不算顺遂,小心翼翼地弥补着之前的漏洞,又努力地让现在的事情不出现漏洞。
看着周围同事的意气风发某一瞬间又会觉得自己蜷缩在了那一个小角落。
疏于与朋友联系。突然发现遗忘了很多朋友的生日,也没有保持联络。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颓废。
所以努力掩饰着我的惊慌,失落,悲伤,失望。
依旧认真地过生活。努力地找寻希望。

在所有事都纠结在一起的时候,一瞬间发现,找不到任何出口。连说出来的力气也没有,沉在脑子里,压在心上。
梁小娟陪我吃火锅吃烧烤,说了很多话,聊了很多天,喝了一点酒,让我暂时忘记那些解不开的死结。
没办法流泪,于是就要努力地微笑。
和过去的同事难得聚在一起,喝酒、唱歌、大闹、大笑。然后醉了,然后吐,然后哭。
我其实知道,我的脑子里,有那么一块地方始终是清醒的。但是我不愿去找寻出来。
只想借着酒劲,好好地忘掉自己。

即使我快乐,也不是真正地快乐。这是很早之前就发现了的。
我抱着HH大哭的时候,突然觉得周遭都安静了,只听到我呜呜的声音。就像不是从自己身体里发出的声音一样。
即使思绪混乱,我也知道,那些该死的,我必须面对的,还是在那儿。谁也解救不了我。

中途接到花骨朵的电话。
努力地认真听她在电话那头的絮叨。努力记住她告诉我的事情。
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很不开心的时候,总是想起她。然后意识到,即使可以自信地说朋友不少,但是这么依赖地互相存在着的朋友,我也并不多。
然后HH跑出来找我,然后挂掉电话被她牵着走回包间,继续喝酒。

而那些醉了之后想说的话,错过了以后,便再也说不出了。
错过了的或者是本不该到来的、在不对的时间存在的,本就是个错误。
即使,我可以对温柔臣服、可以对信任坚持、可以对决断妥协。但,我发现我已经失去了太多的自我。
或许是真的等了太久,发现了他的好,就过快地以为找到了依赖,于是奋不顾身奔去,却忽略了过程。
于是落得不伦不类的下场。把自己卡在了尴尬的位置,也为难了别人。
所以,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是我错了。但是我却总是责怪其他。好像,一直念叨着的顺其自然,也并没有真正做到。
若是有转机,我会努力使其自然,绝不勉强。

清醒了以后,终于镇定了下来。
想唤醒清醒的自己。认真爱,积极,期待,冷静,淡定,努力,自知。
想恢复那种平静地生活姿态。
即使充满了希望,也绝不依赖希望。
流泪并不一定哭,快乐也并不一定笑。
努力解决了烦恼,干干净净地生活。

每天早晨出门,都觉得空气很好。
晚上下雨,白天或晴或阴但都不热。使得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没有谁比自己更懂得怎样更爱自己。

持续

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度过的周末。完全的休息。宅在房间里。

身体状态不是很好,所以睡眠即使很足,但质量并不好。做了很多梦。
出现了离开我生活很久的朋友。我知道我是皱着眉头醒过来的,但是情绪一直陷在梦里。
还记得梦境,但无从得知能够暗示什么。
出现了我想念的人,但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却对着我笑笑。
不知道是我太过想念而出现的脸庞,还是梦在告诉着我什么。

成都突然的高温让我觉得无法接受没有春天直接跳到了夏天。一夜又一夜的雨,把气温又降了下来。
每天入睡很晚,可以听到凌晨淅淅沥沥的雨,呼呼作响的风。而天亮了,又是一副没有丝毫下雨痕迹的样子。
偶尔能听到5点半骑电瓶车在小区里整理垃圾桶的清洁工的声音。出门上班,垃圾桶里又装满了垃圾。
周末没出门的两天,完全不知道窗外是怎样的景象。只记得,今天上午的雨大到敲打雨棚把凌晨才睡下的我都吵醒了。
迷迷糊糊知道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洗的衣服也没收,就又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Boss曾说过,只要你能想象到最坏的结果并且你能承受,那你就勇敢地去做。
于是,我好好地整理了我的心情。心态回到了最初时的坚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我保护的外壳在层层剥落,只剩得鲜活的肉曝露在外。所以一被人触碰就非常疼痛。
又或许是太接受现在的生活,信念与梦想似乎有些摇摇欲坠。
也忘了提醒自己,只有自己选择的路,才能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即使,阻止不了对温暖的向往。
我也想努力做个清醒且自知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什么,选择什么,相信什么。
看到你忙碌疲惫的样子,我只是觉得我太自私了。自私到,只想着温暖。
我会坚持相信你。就算是执拗,就算是盲目。直到,我不能承受的最坏的那天。

调整

放假三日回家。没有与朋友见面。

在结束忙得无法思考的一天之后,加完班已经七点了,疯狂地往车站赶。
在已经结束售票的窗口,得到了一张皱巴巴的退票。等待了接近一小时后,终于上了车。
疲惫让我还没有出站就睡着了。
一整天的燥热忙碌以及持续的睡眠不足,在封闭的汽车的空间里,我睡得毫无知觉。
头昏脑胀地醒来,汽车到站下车,看到了老爸。摇摇晃晃地上车,继续迷糊地眯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老爸的问这问那。
一到家老妈就开始热菜热饭。热腾腾地饭菜让我突然想起来,似乎很久没有在家好好吃饭了。

只有家能给我的无限安定感。大吵大闹地发脾气、菜香把我从睡梦中叫醒、吃了饭就把碗丢一边、老妈把水果零食蜂蜜柚子茶往我身边送、跟着老爸混吃混喝。
离家太久,我都有些忘了,我是他们的公主。可以娇纵可以任性可以撒娇可以生气。
只是隔许久才仔细观察着爸妈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不如小时候记忆里的那样活力了,心很疼。
成长的代价,或许也包含了这份心疼吧。我的成长,必然会替换出某一些人的衰老。

偶然的机会去了一趟过去的高中的旧址。这些在回忆里出现过若干次的事物,回忆时总是充满了感情。熟悉的教室楼道大树水龙头,再一次亲临的时候,却发现索然无味了。毕业四年了。深刻的记忆,也只存在于心里了。
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

或许是因为抓得太紧了,所以才会那么疲惫吧。太在意了,反而怕失去。
就像BOSS说,什么东西,都不要看得那么在意。就像手中的沙,抓得越紧,越会流失。要用淡然一点的心态去面对任何事。但是你觉得是你珍惜的,那就要认真地面对。
有时觉得,过去我浪费了太多时间去弥补我内心的伤,所以会觉得自己没有和旁人一同成长,差了一截赶不上。过去笃定而坚决说过的话,自己亲历了,却发现原来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如果,手中的沙,在我不抓那么紧以后也流失了,那这些沙,也应该不是我的吧。
寄予了太多的希望,才会那么失望。不去急功近利,好像自己才能舒服一点。
没有得到过,就不会失去。自以为是的得到过,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跟随与否,真的需要认真听听内心的答案。
只是,需要时间去等待答案吧。

生活的状态,还是只能自己好好调整。
还好有家让我觉得安定。

迷乱

不得不承认,近些日子,我并没有很开心。
与极少的愉快时间相对的落寞更多的占据着我的心情。

患得患失很严重。
严重到,听着歌就想默默地流泪。
甚至是自己都无法正视的害怕。

即使我知道我多么缺乏安全感,却也没想到不确定感可以这样在内心里蔓延开来无法抑制。
细却密的伤口,遍布了整个身体。不动不痛,一动便牵扯全身。
难受异常。我却并不想就这么流泪。

多么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切安然。好像是成功的。
因为只要不处在无所事事的状态,就真的可以什么都不想。
害怕沉默的自己回来。

眼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往那个深渊里走。
失眠时的决心可以让自己快些入睡,醒来又发觉若是保护自己便不能这么干脆。
于是,便一直徘徊在是与非中。

道理可以想通,决心可以坚决。
但是人心,却捉摸不透。
只是明天该如何继续,只是明天该如何跟随。

你说的话

思绪一直有点混乱。

你突然冒出的你所谓的不成熟的想法,把我吓到了。一直缓不过劲来。
不是因为想法本身,我知道你是没有恶意的。
而只是,在我对我们还那么没信心的时候,你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我有点慌张。突然我就不知所措了。
原来,你比我还确定。但是,我还是有那么多的不确定。
或许是因为我自己的不自信,一直没有收到来自你的讯息。所以担忧总是会很多,内心里还是害怕最多。
你这个突然冒出的不成熟的想法,对我而言,始终都太突然了。
目前我还是无法接受的。虽然心一直都朝着你。

而,咄咄逼人的我。最后也换来了更加的郁闷。看着你不想回答,我就知道没什么好答案。
一直都好奇的事情,是被我逼了出来的。但是好像也并没有让我很开心。
好像是过度自信了。以为有自信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好像是过度自信了。于是发觉自己更加渺小了。
就像不可能存在的等号,就像不可能平衡的天平。
啊,原来,后来感受到的一切也不是没有缘由的。预感果然没有偏差。
这样看起来,什么事都是顺理成章的,并没有偏离轨道,而只是我看错也想错了方向。

好在,你的轨道还是和我重合了。
等你加班的时候,看书聊天听歌。偶尔偷偷看你认真的样子。
我知道我多少还是让你分心了。
完全找不着方向地跟着,去了几次也无法分清的电梯楼层,吃饭聊天作弄我,看电影吃爆米花,遗憾的茶与布朗点券。
你说,要是没有下次怎么办。没有下次了的话,我不敢想象该怎么办。
送我回来的路上,默默地尴尬却又聊着天,继续着开玩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继续这样想到什么就都告诉我。
然后你回家,却加班到2点。

虽然今天你的话让我有点困顿,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现在的你。
虽然电影不怎么样,但至少我们在一起。

瘦瘦的

和你一起下班。然后陪你去办事。
非常难得的,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安静地看着你。跟着你。顺便拿着文件袋。
嗯,我就是一个小秘。

那个不像写字间的房子。怎么看怎么像一般住房。
落地窗,小小的房间。闲得无聊的我,就在脑中架构出了一个温暖的家的形状。
看着你一直在谈正事。

你说谢谢我陪你。
我只是希望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能够多些。如果没有时间,那就需要我们努力找时间。
即使是这样,也不错。

我说,你怎么就那么不在意我。我说,你是不是有自信地觉得你已经把我捆住了。我说,万一我就真的遇到个不错的呢。我说,其实我是怕你遇到比我更好的。
你说,我没有权利捆住你。你说,我不阻拦你去遇到更好的。你说,女生的年纪是耽误不得的。你说,我现在不会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你说,她们不是都被我拒绝了吗。

内心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感动。

其实,我是因为相信你,才会跟着你走。

这些日子,那些年

近些日子,总是和实习生嫱MM一起在外面办事。和她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想到过去实习时的自己。
实习时第一次旁听庭审的案子,最近由我结案。那次庭审的感觉都还没忘记,而这个案子已经一审二审再审了。一大堆资料堆在我面前等待着我整理。
嫱MM最后一天实习的时候,和我一起慢慢走在顾问单位,我看到她在用手机照相。我想起了过去我觉得茫然的未来以及非常充实的实习期。当时非常谢谢带我的姐姐。
所以现在每次看到实习生,或者我有机会带着实习生的时候,我总是会怀着感恩的心认真的对待他们,把我所知道的感受到的毫无保留地全都告诉他们。即使会遇到我并不怎么喜欢的人,我也觉得,如果他能接受,我就会不保留。

好像毕业的时间又要开始了。同学的QQ签名里“毕业论文”出现的频率很高。比我低一届的朋友也在准备升本的事情。
对于升本我依旧充满了遗憾,即使现在的生活也让我小小的满足着。
冥冥中注定了很多事情。都是有因果和循环的。
现在回忆起来,至少我觉得我的每一步都没有错。即使留下了遗憾,但是若不是那些遗憾,我也不会有现在的生活。
能够得到眼下的生活,遇到现在的人和事,我也曾庆幸过因为没有升本,才能得到。

嫱MM的实习期结束以后,我又回到了一个人外出办事的状态。坐很长时间的公交车,听电台的时候听到刘若英的新歌。继续-给十五岁的自己。
听着歌看着窗外走在阴冷的春风里的人们,想起了过去的自己。那个时候,觉得成长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漫长而艰难,不知道哪儿是尽头,甚至怀疑过自己能不能好好长大。而内心里始终都知道总有那么一天一定会熬过这些痛苦长大的,即使担忧着以后的自己能不能安稳地适应社会适应生活,但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变成勇敢坚强的人好好生活。那个时候,渺小的内心里,还有强大的梦想。小心翼翼地梦想着,艰难空洞地坚持着。
独自一个人回想起过去对自己未来生活的期许,发现真的这么贴近的时候,就会突然地问问自己,现在的生活是真实的吗。

自考进行得相当困难。世事都是公平的,没有升本而得到的现在的生活;满足的生活导致更艰难的本科路程。
周末考试。我知道不会有好成绩。
同学早晨6点半打电话叫我起床。拿着提前准备的面包酸奶出门。晴朗的7点的早晨,有着我一直喜欢的味道。有阳光快要照耀的明媚,空气里却满是清新的凉爽。接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在车上急急地抱佛脚。
考场在一个中学。看到了干净的孩子,穿着校服板鞋静静地站在路边做引导。我却在急急地走着收拾耳机收拾书,拿笔拿准考证,高跟鞋走在夹在两栋楼中间不宽的路上声音很明显。
坐在座位上匆忙答题。讲台讲桌课桌座椅,看到监考老师转身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粉笔字,以及教室靠走廊的窗户外总是有老师埋头走过。以及,刻在课桌上的爱情、烦恼和生活。
恍如隔世。
大学上课都是大教室,上完课就离开的连排座椅,没有靠走廊的窗户,电脑,投影仪。
转眼工作也已经超过一年了。
中学时代早已远去。

天气也晴了起来,空气暖暖的。中午和同学在考场附近的KFC复习下午的考试。越看越抓狂的时候,非常焦躁地给杜小凯发短信。
阳光透过玻璃照到桌上,照到书上。杜小凯总是用坚定而温和的语气鼓励我,让我相信我自己,让我放松。
即使这次考试依旧得不到好的结果,但好在我也努力了。想想也不会那么遗憾。

“继续走下去 继续往前进 路旁有花 心中有歌 天上有星
我们要去的那里 一定有最美丽的风景
都不要放弃 都别说灰心 不要辜负心里那个干净的自己
痛到想哭的时候 就让泪水洗掉委屈
我们要相信自己 永远都相信 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没有意义
我们做过的事情 都会留在人心里 会被回忆而珍惜
有一天 我将会老去 希望你会觉得满意
我没有 对不起那个 十五岁的自己”